墨黑纸白
90后知名时评人
http://moheizhibai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任何酒后驾驶必须入刑,公民生命高于一切

2017-05-22 12:21:03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墨家杂文 | 浏览 220 次 | 评论 0 条

  任何酒后驾驶必须入刑,公民生命高于一切
   撰文丨墨黑纸白
 
   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人情社会,这一点相信很少有人会质疑,而这人情社会,既有上层人的人情社会,也有中层人的人情社会,也有底层人的人情社会,相对于上层人而言,人情是一种“郑智”资源,相对于中层人而言,人情是一种能力互动,而相对于下层人而言,人情往往更多是一种无理取闹。

   用法律精神来代替人情社会

   纸白君这么说,并不是看不起底层人,因为纸白君也属于底层人的范畴,只是看到了很多这方面的事。就借钱而言,这种无理取闹到,哪怕你身上没有一分钱,你跟借钱的人说真的没有,他还是会坚持认为你不给他,不够朋友。因为对于很多底层人,还在迷恋“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”这种落后的传统观念。

   从这个角度来说,断绝人情社会的意识再度蔓延,最大的收益群体只会是底层的普通公民,前段时间很热的一部剧,为什么底层人很喜欢看?因为,大多数人没有资格尝试权力的滋味,但却可以在一部剧中欣赏权力的滋味,这对于几千年来权力至上的土地来说,偶尔放出来一部所谓的大尺度剧,自然会让很多人垂涎三尺,看这部剧的多少人会想到公民社会急需要构建?并没有多少。

   就对生命安全的考虑来说,中上阶层的人,要远远比底层人更懂得重视,因为他们看到了苦难生活之外的世界,他们更了解生命的价值要高于一切价值,而对于底层人来说,所谓的友情,所谓的生意,似乎必须要用酒来表达,喝完之后还会毫不犹豫的开车,并表示自己认识有人,但实际上这些年对酒后驾驶的严格执行,还是让不少底层人了解到,原来中国的人情社会正在有所改变。

   住监狱、交罚款、丧失五年考驾照的资格,这些对于一个底层人来说,基本上会断了他的生活来源,因为在基建日益发达的时代里,不能开车是很纠结的一件事,但断了生活来源,总比直接丧失生命要来得实在一些。至少对于90后们来说,大部分是不会酒后驾驶的,并且会把戴上安全带作为上车的必须动作,在年轻人身上开启的酒后入刑严格执法,如果没几年就松动了,只会重新回归人情社会的老样子。

   我的一个朋友,她父亲曾经带着她们一大家人过年走亲戚,搁不住劝,喝了很多酒,然后开车回去,在半路出了车祸,一大家的人都被甩了出去,其中一个孩子死亡,因为酒后驾驶带给家人伤痛数不胜数,而我的朋友这家还算是幸运的,按照这种酒后驾驶出车祸的严重交通事故来说。

   底层人的无理取闹,需要法律来矫正

   什么是底层人的无理取闹?就是你明明知道他开车,也只有他一个人会开车,但对方还是会不顾这一大家人的安全,疯狂的劝酒,不喝不算亲人 ,不喝不够意思,不喝别想走人,然后酒杯中的人情表达的淋漓尽致,而生命上的安全则远不如人情来得实在。这种可怕的愚昧,直到现在查酒驾如此之严,依然会上演。

   我们中国人缺乏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能力,相对于中上阶层的人来说,已经好了很多,而相对于底层人来说,这方面的意识还是很薄弱的,所谓好意、美意,即便到了侵害别人生命安全的地步,依然还是认为是好意、美意,放眼整个世界,怕没有几个国家能像我们这里的底层人一样,有这样奇葩的想法。

   换句话说,如果一个人连对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不负责任,那么他对这个社会会有怎样的责任可言呢?大多数酒驾的无不认为自己是老司机,没有问题,但往往酒驾出事故的人,也都是老司机,倚老卖老其实是要不得的,尤其在开车这件关乎生命安全的大事上。

   有媒体评论这次“醉驾入刑”松动时,一位受访的法官说:“危险驾驶犯罪是危险犯,不能仅仅以醉驾作为入刑的唯一标准,需要与其醉酒驾驶的危险性做一定程度的综合、实质判断,已经或足以危害公共安全才构成犯罪。醉酒行为不构成犯罪的,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进行处罚即可。”

   这位法官的话,颇为有意思,酒后驾车,只要不对公众安全进行危害即不算犯罪,换句话说,一个人对自己进行自杀式的行为,我们的社会没必要规劝,或者说用法律来遏制,那我们社会人的价值是如何体现的呢?电视上,那么多解救自杀者的新闻,到了酒驾上,竟然成了小问题?我们的法官确实很“关爱”我们的公民啊?

   而相关媒体的评论更有意思,称:“据一些基层法院反映,醉驾案件已经占到了他们所审理的全部刑事案件的1/5,甚至更高。司法资源向醉驾案件过度集中的现象日趋严重。如果这种状况不能改善,不仅司法负担难以承受,而且也必然会影响到对一些严重犯罪的打击。”

   也就是说,抛去对个人行为的放纵,救驾松动也有对执法者的解放之意,这个观点和另一家媒体的评论还是相互对立的,另一家媒体说: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,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,不予定罪处罚;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,可以免予刑事处罚。这是对执法者执法压力的又一次提升,如果执法者们想要偷懒,完全没必要进行更改。”

   那么到底是堕政还是勤政?在纸白君看来,更多的是偏向于堕政,因为中上层人真的有人酒驾了,其缓冲余地还是有的,虽然说话没有以前那么好使了。纸白君曾经参与过这方面的报道,全程我都在跟踪采访,但在最后关头,纸白君被请出了警亭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纸白君是可以想象的,毕竟酒后驾驶那人开的是雷克萨斯,在一个四五流的小城市,能开这牌子车的,还是有一定“能量”的。

   虽然有缓冲,但缓冲的难度肯定会比以前大一些,但如果放在了情节轻微、犯罪情节轻微这类说辞上,就这类人而言,他们更多的是愿意拿钱了事,酒驾在他们的心中本身就无足轻重,就会更加无足轻重,而如果让更多的底层人得知,除了愤恨权贵们之外,也会依葫芦画瓢,继续无视自己的生命安全。

   法律都无法让一个社会有道德的话,那什么才靠谱呢?

   一个社会的法律不能成为制度,那么这个社会的道德一定是从上开始糜烂的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看起来是执法部门因为要追究详情而加重了执法成本,实际上却会因为有“能量”的人,可以更好的放一马,这方面节省出来的成本和带来的收益,足够让他们沾沾自喜了。

   在某些重大问题上,统一刑罚,其实是最为公平的方式,一旦松动,则会一直松动下去,制度化的关键就在这里,无论是酒驾还是反腐,达不到制度化、透明化、阳光化的高度,都只能让一个社会自上而下的甘于堕落。

   有人说,松动酒驾是对权贵们的“法内开恩”。这样的说法很准确,但纸白君还是很希望权贵们没事都去玩酒驾的,只要普通公民不要做这样危险的事就好,但在实际生活中,权贵们酒驾的并不是很多,反而依然是普通公民的数据占了绝大部分,所以任何酒驾一律入刑是对普通公民最好的保护,尤其现在买车的农村人日益增加。

   当然,有那种酒后小区挪车、吃槟榔、喝可乐等也会产生测酒器发声的事件,这种情况是需要交警们人为来判断的,没有一丝酒味,有什么资格去判定人家是酒驾?这种事件多曝光曝光就好了,用得着去为松动酒驾做理由?对于执法者的监督权更多的给予公民,相互监督的社会才会更加进步,而不是做一些皮毛,彰显严后即宽的法律是人性化的?只能说明法律跟夜壶没什么区别。

   现在即便在农村,都没有人敢再对司机劝酒,以前连生命都不顾,就是要劝酒,现在只是因为刑罚就可以遏制这种无理劝酒的劣行,我们的法律中难得被全民称赞的一条,也要重新松动,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。

   人性需要在公众认可的法律面前,保持它的威严,保持它的约束,保持它对公民素养的塑造,不要讲什么道德,不要讲什么人情,真正的法律是足以让每一个人都拥有道德和真正的人情味,是相互理解,相互包容,相互尊重的人情,而不是落后哥们情义,酒肉朋友式的人情。

   而那些权贵们,真的以为自己有权力、有人情就可以所为所欲了?最后也不过是酒后驾车,大厦崩塌而已的下场,不然爱新觉罗为什么改姓金呢?而今不还是被人唾弃的对象?

   结语:阶层之争,唯有全民参与的制度可化解

   我们的社会确实有阶层之分,但在公众们参与的法律面前,在公众们与执法者的相互监督中,在公民身份的真正回归中,无论哪个阶层的,都要履行自己对这个社会的义务和权利,我们还有必要担心阶层所带来的糜烂和腐朽吗?

   2017—5—22落笔于墨辩閣
   微信公众号:moheizhibai723
   微信私人号:moheizhibai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麻将人均千元不算赌博?胡适笔下的…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留美取下的口罩,就是戴上了卖国求…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许可

笔名:墨黑纸白。90后知名时评人,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,2013年度猫扑原创达人,2013年度华声论坛十佳辣评人,2012年天涯十大深度影响力博客,新浪杂谈微吧吧主,报社特约记者。转载请署名作者,约稿可联系邮箱:153173717@qq.com。欢迎关注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:moheizhibai723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